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 中医

古代西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终极方法——益谦药?中医治疗的方法和思路

时间:2024-03-13 14:31:59 编辑:

导读:经过三年的全面抗疫防控,中国大陆近期明显放松了防控措施

经过三年的全面抗疫防控,中国大陆近期明显放松了防控措施。这是个好消息,但我们也不宜过于乐观。毕竟已经进入冬季,一些地方很有可能爆发类似海啸的疫情,所以还是要谨慎对待。最近几天,北京人民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北京的一些朋友有一种危机感。一位名叫L 的朋友正在储备治疗急性疾病的药物。他买了很多各种西药,还拍了照片发给我。他明明知道我是个老西医,就惊慌地来到我身边,问我:“老西医,你说我还需要什么?”我只好告诉他:“兄弟,你现在需要的就是被感染!哈哈,其实你需要的是中药!”

 

当然,我无意排斥西医!这时,也适当准备一些感冒发烧咳嗽等常用药物,尤其是家里有老人的话。毕竟,老年人和有基础健康问题的人更应该注意,渴了就打井。

根据全球疫情的发展经验,如果发生大规模疫情,我们可以预测,在不久的将来,各大医院的发热门诊可能会排起长队,退烧药也可能会用完。因此,我决定详细介绍中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简单方法,作为我的著作《医难杂记》的“附录”。

治疗COVID-19的古老中医方剂是针对COVID-19患者的“救急方”,适应性广泛。此方由医真医学在古代中医论坛上发表,经过三年多的临床实践,取得了显着的效果。 COVID-19 呈阴性的人最多可以喝三剂药物,他们的阳性症状将在三天内转为阴性。或许你会立刻质疑:这么厉害?真或假?这是怎么回事?

中国古代一位圣人在《阴符经》中说过:“人知其神为神,不知其非神,故为神”。说白了,他们根本就不是神。至于真假,只有试过才知道。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嗯,我们古老的中医就不怕质疑!至于背后的真相,你必须熟悉西医的原理才能完全理解。不过,对于当前的“疫情”,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其原理,易医生还是尽力以现代人能够接受的方式进行详细讲解。

所谓流行,是指“正气”(理解为病毒)从口鼻传播。它的传染性很强,传染性越强,邪性(毒性)就越弱。自古以来,中国西医积累了大量防治“疫”的经验!别说张仲景、孙思邈,就是明清时期的医学家,在这方面也有不少传承。例如,清代医学家梁连甫先生在1880年出版的《未知的医疗需要:当前的流行病》中这样描述:“此病是由感觉不正常的气引起的,或者可能有头痛发烧、颈项、腮腺肿大,这就是天上的瘟疫,一人病影响一屋,一屋病影响一村一镇。”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为了让我们这些古文较差的同事更好地理解,我最好把它“翻译”成现代语言。 COVID-19的“流行”是邪毒感染所致。主要症状为头痛发热、咽痛、腮腺及呼吸道肿痛。如果一个人被感染,他往往会传染一所房子里的人。如果一个房子里的人被感染,他们就会感染一个村庄或社区的人。如果感染继续持续下去,就会从社区蔓延到大部分城市地区……

这个中药方我们稍后再说。这里首先要了解西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原理。了解了真相后,就可以制定自己的治疗方法。没有那么多“奇特”的工具,在昨天的21世纪,没有必要作弊。

中医史上“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所倡导的“自然医学”学说认为,人体具有自动修复机制,这与西方古代医学信仰“人体身体自有良药”的说法颇为相似。近几十年来,在日本自然疗法医生新谷博美先生、冈本佑先生以及美国安德鲁托马斯韦尔先生的大力倡导下,具有自愈力的疗法在全世界流行起来。古代西医如何看待自愈力的概念?不用说,人体确实具有“自愈能力”。人体的很多疾病确实可以通过人体自身的“自愈力”来预防和治疗。但是,我们不能盲目相信人体的自愈能力,要谨慎对待人体的自愈能力。治愈力。例如煤气中毒,轻度中毒持续时间短,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含量仅为10%20%。精神状态正常清醒,吸入新鲜空气并离开中毒环境后症状就会消失,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风险并不高。较严重的中期,中毒持续时间较长,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达到30%40%。需要及时救援。人很快就能醒过来,几天之内就能完全康复,应该不会有后遗症。对于较严重的患者,由于诊断较晚,吸入较多,短时间内吸入高浓度一氧化碳可使血红蛋白浓度升高50%以上,威胁生命安全。特别严重的煤气中毒患者,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急救,就会在短短24小时内死亡。即使接受急救,大多数患者也会陷入深度昏迷甚至死亡。这个煤气中毒的例子只是为了说明,如果毒药——只需要24小时就会致命,但你身体的自愈力需要48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自动指示器很可能会酿成灾难。

从古代西医的角度来看,任何无效的调整都是在支持和强化人体内的“邪气”! “邪气”二字,就包含了人体的自愈力!邪气是指五脏六腑、精气神等相互配合而产生的能量和力量。例如,当一个人的心气虚弱时,就必须补充“心气”中的“邪气”。 ”。如果用中药来“补”心气,通常会用到人参、白茯苓、当归、陈皮、白术等。同时也可以采用中成药进行调理治疗,如补气丸、白子养心丸、补气养血丸等。等待。当然,西医治疗心气虚的方法远不止这些。治疗方法根据患者的症状和疾病严重程度而有所不同。中药丹药对于心气虚弱可以起到很好的补气作用。针灸、按摩、指疗还可以达到补充人体邪气、激活听觉体自愈力治疗心气虚弱的效果。此外,日常护理对于心气虚弱的治疗和恢复同样重要。平时可以适当吃一些补心的食物,保持乐观的心态,劳逸结合,避免熬夜、过度劳累等,这无疑也是增强邪气(自愈力)的关键。因此,要激活听觉体的自愈机制,首先要从概念上相信人体具有自愈能力,并学会实践——自我“修复”和“滋养”人体,这是“我们父母生的孩子”。 “生物机械”,实时自我观察、自我诊断、自我修复!通过养成这一切“生活习惯”,身体的自愈力才能被激活并发挥作用。

古代西医治疗疾病的核心概念之一就是“邪气”与“正气”的斗争,这与我们今天所说的自愈力与疾病的竞争没有什么不同。对抗过程中产生的反应就是所谓的“眩晕反应”。顺便科普一下:所谓的“眩光反应”其实并不复杂。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例如,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偶尔抓伤的伤口在即将愈合时会发痒。这种类似于“副作用”的瘙痒反应,是一种“头晕反应”。这是人体恢复过程中的一种现象。就像上面提到的中毒的例子一样,毒药并不会让人不舒服。它的方向就是死亡。真正让人“难受”的是你身体的邪与正(毒气)的对抗甚至“输”。如果没有这个过程,人们只能默默地遇见阿弥陀佛、耶稣基督、穆罕默德、马克思……

所谓“回退”,是指身体的自愈力因邪气而失效,退到下一阶段的过程。这个时候,这个阶段的一些症状可能看似加重甚至消失,但往往出现得比以前要晚。症状更困难,整体状态更差。一味地追求控制症状,殊不知疾病不知不觉中已经发展到更深层次,无缘无故地变成了不治之症。别忘了,重病是一个累积的过程(除了极其强大的病毒),因为我们的自愈力有明确的防御过程,只有不断失败才会酿成大祸。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你能注意到的大部分身体反应其实都是自愈反应,只不过“副作用”是一种对自愈行动的被动抵抗(有些症状是由于邪气丧失而引起的)。能量并且不再被考虑,就像不再愈合的伤口一样)。老人们常说,拿着药罐子的人,不容易得重病。这意味着经常感到不舒服的人具有主动的自愈能力,不会陷入深渊。由于自愈力是人体内的邪灵所造成的,所以确实很难控制,似乎是一种只能自觉服从的力量。如果不能系统地定位,自愈力就变成了依赖于“信仰”的模糊元素,对于我们这些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人来说不容易立即接受。

卢沟桥事变后,中日战争进程将如何发展?中国能赢得这场战争吗?我们怎样才能取得成功?这些问题需要紧急处理。 1938年5月、6月毛泽东发表长篇讲话《论持久战》,科学预言中国的民族抗战将经历战略防御、战略对抗、战略反击三个阶段。事实上,全民族抗战的发展经历了这三个阶段。人体的正邪二气也在进行着长期的战斗。只不过这场长期战争不是“八年抗战”,而是一场终身的长期战争。一般来说,人体正邪之气长期斗争有五种情况。也就是说,正邪之气的斗争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五种主要的表现形式。人有很多种! (参考《问西医——人有不同类型》)。

首先,邪灵完全丧失,正气占了便宜。我们今生生活的时代,与扁鹊、华佗、张仲景、李时珍生活的时代完全不同。尤其是空气质量、各种污染造成的饮用水源、种植粮食的土壤(更何况现在的粮食很多都不再是完全自然生长的),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与过去相比。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体生病是常事。最终,连空气、食物、水三大生存要素也不再“健康”。人体每天依赖这三大元素,怎么可能不生病呢?然而,在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几乎不生病的人,甚至很少出现感冒发烧的情况。从古代西医的角度来看,这些人通常不会生病,因为他们的邪气已经完全消失,正气占据了。正气“主宰”了他们体内的病态“平衡”,所以他们不容易生小病。虽然他们的身体几乎从来不会感到不舒服,但往往随着年龄的增长,当他们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往往就会得上不治之症。原因是他们的“邪气”已经彻底“丧失”了。 “是的。”所以医生教导人们“学医总有三种病”,不行医的人总会有一些缺点。正常的理解是,作为一个医生,如果得了病,就会更加同情病人的痛苦,而作为一个正义的人,总是“示弱补强”,不会让自己满面春风得意、嚣张跋扈。一整天。)。其实另一层意思是,医者本身要学会“调动”人体内的邪气,时刻处于“警惕”状态,随时治疗正气。以前老人们常说,拿着药罐子的人不容易得重病,这也是事实。

第二,邪灵节节败退,正气步步前进。这种情况意味着身体的各种症状接连而来又消失。当然,这种“一个接一个”的过程可能不会很频繁。往往一种症状消失后,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其他疑难症状,但在人体相对正常的情况下并不严重。这种人的邪气始终处于退却状态,但人体却没有明显的感觉。但正气却逐渐以相对劣势被迫向内渗透。就这样,邪恶一方屡次抵抗、一次次退却。每当邪气无法抵抗正气而退却时,一些症状就会似乎消失或加重。事实上,邪恶能量已经无法坚守这个战略时空节点了。下一个时空节点出现的问题将会更加难以处理。正气渗透得越深,疾病的积累就越重。一些无良的民间西医,无论是谁来求诊,总是开药来抑制病人的症状。表面上看来药用得准,实际上却在害人。真正的治疗不是用药物来抑制表面症状,而是强化已经退却的邪气!如何强化邪灵,鼓励其“兴起”?我们要从心出发,先攻心!一般来说,邪气弱于正气的人,总是有点“飘”,容易情绪化、烦躁。简而言之,情绪就像现在的金融市场一样充满了不确定性(波动性)。因此,我们不能只给他们开药,而应该有巧的手段去引导他们乐观向上、心胸宽广、稳重。

三、邪气半斤,正气八两。哈哈,这就是正邪两种气的不相容、对立。这种环境的主要特点是,人体会出现非常不舒服的症状,比如突然患上重感冒,或者因为开着窗户睡觉或者去阳台晒衣服感冒发烧。这其实就是人体内的善恶二气本来就处于平衡状态,各有千秋。由于“外来势力”——冷空气、垃圾食品、人事因素等的介入,正邪二气势均力敌的“平衡”状态被打破。结果,出现类似重感冒的症状。如此正邪之气的“病态平衡”,一周左右的时间,正气就会退去,邪气就会胜出。到了六七月份左右,寒气就会“痊愈”,身体也会恢复到原来的“平衡”。因此,瑞士的中医医生经常在不开药的情况下告诉感冒患者多喝水。我以前有一个德国邻居M,是一名医生,他的女朋友R是西班牙人。有一次R得了重感冒,让她的医生男友M给他开药。 M拒绝给她服用抗生素,只是叫他RDrink more Evian(依云矿泉水)。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他们来找我这位老中医请教,我只好说M是对的。感冒吃药七天可以治愈,一周不吃药也可以治愈:)R气得哭了,我就用古老的西医“九针疗法”给她治好了。感冒”。像重感冒这样的症状,唯一能做的就是扶正邪气,让人体更快地结束正邪之气的战斗。使用规则和药石,实际上只能压制正义,帮助邪恶占上风。顺便说一下,对于有善恶之分的人来说,情绪是一个问题。他们要么“无端求哀恨”,要么“强行抒发哀怨,以谱写新词”。总之,这类人更容易悲伤,产生各种负面情绪。因此,处理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维持和培养消极(积极)情绪。这几年的新冠病毒让全世界的人都害怕呈阳性。越是这样的时候,我们就越要像早期共产党人一样保持“革命乐观精神”:)

第四,邪灵为祖,正灵为后。换句话说,邪气主导、胜过正气。这类人一般是在养生实践中懂得自我调节、自我修复、自我保护的人。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身体处于一种相对平衡、安静的状态。对于任何一个原本属于上述前三种情况的人来说,一旦这样的人有了某种疗法,尤其是自然疗法,比如我们的中医医疗软件“舒阳App”,他们的身体就会针对一些疾病,症状会逐渐减轻、消失、康复。当然,在调整的过程中,身体可能会出现很多波动,其中大部分是曾经患过的疾病(邪气退去后隐藏的疾病)的再现,经过调整之后才真正痊愈。如果你能让身体保持在这样的发育状态,“心态”保持相对平静,很快就能恢复健康。值得一提的是,身体保持这样的增长趋势是非常重要的。有些症状有所改善,但继续显得更加困难的症状注定会被抑制。清心寡欲的人,通常是邪灵不断的人,就处于这个能量层次。为什么?由于五脏六腑没有任何异常波动,人体就不太可能产生长久的忧虑、思虑、欲望。这样的人无论得什么病,无论来得快还是去得快,总能保持这么好的状态。请注意,第四点或级别很容易与第一级别混淆。不同的是,你生病后(多指感冒)会很快好起来,另一个是你不会生病。哈哈,不管你有病没病,善恶能量都在。

第五,邪灵兴盛,正气瞬间毁灭。这就是《黄帝内经》中所说的:“邪气存于体内,邪则无能为力”。内脏器官基本处于自我控制、协调的健康状态。这样的人,才是男人中的英雄,才是真正的男子汉! ——当然,这种人在现代社会已经是“稀有动物”了:)如果一个人能够长期保持这样的“英雄气概”,那么他的心理状态就是一个男人了。他们遇到事情不惊讶,无缘无故受到攻击也不生气,不分世代相传……当然,这是大圣大圣的“标准”,而我们普通人吃瓜群众依然收获无穷。修行并增加智慧和加持。当好运来临的时候,你可以暂时从派遣中获得巨大的正能量!当然,这种情况是极其罕见的,这就是所谓的“有缘能治病的人”所说的。如果有一种疗法可以完全去中心化,即完全“随机”、“随心所欲”、“赞助”,它会与你的身心产生某种默契(理解为身体加能量) ,它会和你一起工作。内脏中有某种量子纠缠,让你获得哪怕是片刻的平静与喜悦。你可以在那一刻重建邪恶能量,激活自愈力量,恢复健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治疗软件“舒阳App”能够对有缘人产生奇效的原因。几年前,深圳有一位做基金经理的老母亲。她已经有20年没有活动了。她在听了几个星期的应用程序后突然醒来。她的四肢可以随着应用程序中特殊音乐的节奏移动和敲打身体。早期加入传承团的人可能还有一些印象。

当然,通过戒、定、慧,特别是“定”的修行,基础好的人也能在邪灵盛行的身心某个“无心”时刻“通”、“入”。瞬间杀掉正气。形式。注意,这是“无意”而不是“有意”。无心是天意,有意是人意。无为是有为法,有为是无为法。正如《金刚经》所说:“一切圣贤,视有为法不同……一切无为法,如海市蜃楼,如露水,或如闪电”。哈哈,佛教、道教、医学说的真是同一个工具。

以上就是善恶对抗的五个环境和五个阶段。大家都很迷茫,一个大概的想法就够了。当然,你也可以用现代科学方法来详细分析,但从古代西医的学术理念来看,这五个就足够了。如果你能清楚地了解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处于什么阶段,就能更“科学”地处理好自己的身体这个生物机器的各种保养和保护。您还可以“科学”地选择哪一种更适合您的调度方式。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一双闪电般的眼睛,在日常生活中发挥自己的伟大,从陈旧中创造神奇,遵守人体自身长期善恶斗争的规律,不断培养和增强邪灵和自我-治愈能力。当时,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提到,革命的主要问题是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革命要成功,就必须多交朋友,多树敌人。做得很少。哈哈,人体革命,主要问题是我们交了多少恶,交了多少正义的敌人。让人体回到孩童时无所畏惧的状态,回到人体不想死、不想生病、只想拥有的“先天”状态做好事,保护自然。那时,真如陛下所说:“德厚如子民之德……”。

最后我想说,邪灵已经存在于我们人体之中。只是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优势和劣势。说到强大煞气的发展,人的思想、意念、身体活动对煞气的影响是很大的!所以,我们还是要有必胜的决心。毕竟“信是善事之源,善行之母,滋养一切善行之根”!做一个正直的人,做一个没有主流意见意义的人,做一个尽可能“干净”的人。那些在人前做一件事,在人前做另一件事的人,是不能学好古西医的,因为他们缺乏邪气。

前面提到过头晕反应。唐代儒生、孔逸夫三十一世孙孔颖达在其《孔颖达书》中说:“人若噤若寒蝉,则人愤怒郁闷。”愤怒而郁闷,也有“愤怒而饱满”、“愤怒”之意。抑郁的含义是迟钝、情绪激动、愤怒。例如《后汉书蔡邕传》用了这样一句话:“臣不忍怒”。其实,“端玄”二字最早出自《尚书? 《说明篇一》:“药不解眩,病不愈”。这意味着,如果一个病重或病已久的人,服用中药后没有出现不适的迹象,就意味着该病无法治愈。张仲景的《伤寒论》也多处提到了头晕反应。例如,“服药后,即使没有痊愈,人也会出现刺激、视力模糊的情况,病人会出血,出血就会解决”。又如,“服药三次后,人会感觉好像发烧了,别怪它,这只是一个技巧,它是贴在皮肤上的”。 ”“如毛子”指的是昏昏欲睡的样子。医圣很会心地告诉病人不要害怕、不要惊异。识字识字顺便说一下:“如”字这里的“受打击”不应该理解为像感冒一样。在张仲景时代,还没有“寒”字。“寒”字最早出现在杨士英所著的《人斋治治方》一书中。南宋时期,他在《任斋志治方诸风》一卷中提到“风邪感冒,发热头痛咳嗽重,痰稠,唾液粘稠。”——风邪”其实起源于宋代的病因学,是由专家、医学家陈无则分类的。陈先生将人体疾病的“原因”分为三类:外因、内因、非外因包括风、寒、湿、暑、燥、火,代表六种不利于人体的异常气候变化。风感是第一种“风”引起的,引起身体不适。在清代,官员要请病假时,往往会编造一个感到寒冷的理由。这个理由冬天还靠谱,夏天就很难请假了。后来中医传入中国,清朝官员就用了“寒”字。官员一用这个词,老百姓就用它,一直沿用至今。

历代医生都认为头晕反应是一种特殊的主观现象,表明治疗的有效性,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如果头晕反应不是药物的副作用或治疗失误,那么它就是治疗有效性的表现。这需要医生和患者的理解。一些技术不熟练的西医,一看到病人出现头晕反应,就改变方法、改变治疗思路;有些患者从未听说过西药治疗(无论是中药剂还是针灸等),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认为自己遇到了江湖医生,如果沟通不好,就会错过康复的机会。当然,头晕反应只是暂时的症状。如果你长期头晕,那你真是被江湖医治好了:)

当然,必须强调的是,误诊误治造成的药物或治疗的副作用千万不能视为头晕反应!这就需要医生本人开明,有足够的西医临床经验和西医学术训练!俗话说“不读书无仙”。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是每一位西医应具备的素质!

判断头晕反应是否走上正轨也很容易。当头晕反应结束的时候,比如一两天(最多不超过七天),身体自然就会好转,整个人就会感觉轻松。各方面的生活质量都得到了改善,比如比治疗前有更好、更健康的症状,比如精神更好、食欲更好、免疫力更强、睡眠更好等,这意味着抗头晕反应正在发生。正确的方向。值得一提的是,头晕反应可能会出现多次。为什么它们会多次出现?由于人体的邪气要彻底修复患病的身体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在这个修复的过程中,正邪两种气在交战,只有分出胜负才会停止。

其实,头晕反应也是人体邪、自愈力、正、病斗争的反映。根据西方古代医学的说法,人体有自己的大药,也就是说我们的身体本身所拥有的真正的“大药”(理解为邪气和自愈力)才是预防和治疗疾病的关键!其实可以说,体外的药物,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都不是能够真正治愈疾病的药物。 —— 所有的外用药物甚至所有适当的(适当的、正确的)调整都只是为了辅助身体的邪气和身体的自愈。力量。同样的道理,任何不正确的用药和调整都会抑制自愈能力。只有加持邪气和自愈力,患者才能最终摆脱病痛。人体的邪气和人体的自愈力其实一直在起到保护和治愈身体的作用。比如你受了点轻伤,不需要任何治疗,它就会自愈!先进高超的医学,应该注重强化人体的邪气,支持人体的自愈力。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药物。其中,最先进、最精湛的是中医。此外,古印度阿育吠陀生命医学也非常先进。这两个文明古国的传统医学是经过数千年历史检验的,其核心就是强化人体的邪气,支持人体的自愈力。人体中的邪气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自1911年辛亥革命以来,西医到处都被中医打败。这是因为西医人不想进步,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来宣传和推广西医。因此,邪气是一味中药。医学术语并不像外国人发现的自愈一词那样被广泛理解和接受。

该如何理解强大的煞气和自愈之力呢?简单来说,我们把身体的各种症状看作是身体对抗疾病的自愈能力的体现。我们需要加强邪恶的能量来支持身体的自愈能力,以对抗疾病医疗疼痛或修复受伤的组织。无论是对于外伤还是对于内脏的各种疾病都是如此。古人说行医常带三种病,也说学医常带三种病,就是说身体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小毛病,使身体的邪气和自我治愈力不断与健康能量和疾病竞争。如果这听起来不合逻辑,那么您需要加深对人体的了解。为了方便大师理解,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我们这样的现代人,坐得多,动得少,甚至喜欢整天平躺着。很多人的身体都容易出现肿胀、疼痛的情况,尤其是从事IT工作的人以及整天面对电脑屏幕的人。大多数都出现在头部。别以为这是大病!这种肿痛的感觉,严格来说,是一种自愈现象。

怎么理解呢?你不妨把我们体内的血管、经络等想象成透明的塑料水管。水在这些管道内正常流动。如果有人用力扭转管道两端,就会造成堵塞。在堵塞的情况下也不能阻挡水流。当它正常通过时,它会积聚,导致压力使该区域膨胀。你说这不是病吗?哈哈,其实也不是这样的。但这种肿胀并不是坏事。这是自愈力的体现。当有足够的压力时,它就会打开堵塞物。然而,高超的西医要做的,就是增加邪气的自愈力,让邪气加大对阻塞的压力和冲击力。又如当代人常患的高血压。很多高血压患者在早期都会出现头部肿胀、疼痛的症状。由于自身的邪气和自愈力不够强,这种肿痛往往伴随着高血压。随着阻塞越来越严重,压力越来越大,就变成了血压计可以检测到的高血压。那时你会发现,每当你的血压升高时,你的脑袋就会感觉很饱。现在的中医治疗高血压,是长期服用西药,用化学药物强行抑制血压。如果长期吃药,长期使用这种治疗方法,血管堵塞的背后就没有气血的供应。如果没有邪气和自愈力的参与,没有气血的支撑,就会越来越严重。闭塞,最终造成各类心脑血管软化,最后可能会导致血管爆裂……但西医认为,高血压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五脏六腑缺乏邪气的症状。身体缺乏自愈能力(见《依依八卦》)。因此,中医的治疗思路和治疗方案是调整脏腑失衡,强化邪气支持自愈力,让人体气血加速运行,增加压力。在当地,打破堵塞。只有这样,身体才能顺利、平静。血压自然会下降。身体的反应都是这样,要么抵抗,要么攻击,要么攻击,要么修复。它们常常带来痛苦。有多痛苦取决于医生的水平、病情的严重程度以及患者的配合程度。

归根结底,强大的煞气支撑着中医的自愈力,必须要背懂脉象必须背的口诀。这才是西医应该做的!西医调度一定不能脱离这个理念!可惜的是,当今的大多数传统西医,无论是西医学校培养出来的,还是民间自学的西医,都不知道这一点!尤其是所谓的“中医药结合”,即一批不断欧化的无良“西医”,甚至已经忽视了西医监管这一核心理念。唉,现代中国人很少知道我们古代中国人,尤其是历代名医反复强调的“眩晕反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些研究古代中医的人需要在素养上下功夫。

那么,如何强化煞气,支援自愈力呢?哈哈,大师很熟悉孟子的名言:“吾善修吾威”。孟子认为这种气威力极大,威力极大。

无力量。至于具体啥是“浩然之气”,孟役夫本人跟公孙丑也说“难言也”,很难说清晰。可是只需用坦荡的胸怀持久去培育它滋润它就成!浩然邪气要由公理在心里持久堆集而构成,而不是通过偶尔的公理举动来获取它。一小我的所作所为如有不克不及问心无愧的处所,则浩然之气就会衰竭,一小我若能不断灼烁磊落,坦坦荡荡,内外如一,做核酸不造假,就能够渐渐培育邪气。面临茅台,能喝半斤喝八两,这个家伙就好培育,能喝八两喝一斤,这个干部党安心:)总之,坦荡磊落,大气澎湃的人,再连系我们古传西医的养气正身内省等锻炼,邪气和自愈力就不在话下!那时,一切中草药,都不如人体的大药!  家喻户晓,以色列是环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度之一,环球最先接种增强针,却在客岁9月初新冠传染数到达逐日上万例、累计确诊破百万,累计灭亡7千多例的严峻场合排场……我的助理胡稀夷于是问了我好几个问题——诸如:这新冠疫苗的副感化彷佛是certain(必定的),但其“正感化”却彷佛是uncertain(不太确定的)。新冠疫苗事实有没有真的起到庇护感化?若没有起到真正的庇护感化,良多处所又非打不成,不管是志愿的仍是被迫的,打了疫苗之后若要忏悔了,有没有“悔怨药”能够吃?针对环球范畴内的新冠疫苗接种发生的副感化问题,如德国、奥地利、英国等有30多个一般人接种了新冠病毒疫苗后,呈现了血栓栓塞和血小板缺乏症等副感化。颟顸医有一位台湾出发展大、客居美国当大学传授的读者伴侣,前段时间也在接种新冠疫苗之后呈现一系列的症状(包罗心脏、甲亢等一系列弊端),颠末颟顸医的中药及数字配方调度,目前其心脏和甲亢的问题曾经处理。别的一位客居加拿大的广东移民也在接种疫苗后呈现雷同的症状,也在西医药的调度下逐步病愈。所以仍是那句话:有西医,就有得医,不管是得了新冠仍是由于打了新冠疫苗惹起的副感化!这里要先声明一下,颟顸医自己不是疫苗专家,不克不及以在行来装内行!因而关于新冠疫苗能否有感化或能否有副感化等问题,我只能通过有关Papers(演讲或论文)来领会,其实无奈回覆以色列小伙子胡稀夷的那么多问题。可是古传西医以为,万物皆可疾中医治疗的方法和思路,万物皆可医。保守西医,从不谈具体治哪个病,而是通过症状来果断五脏六腑的真假盈亏。趁便说一下,颟顸医深信真正的西医绝对不克不及是某个病某个科的专家,真正的西医必需是“通才”。通常自称治某一个病的西医专家,必定是庸医,为什么?真正的西医素来不是具体治当代医学(中医)所讲的某一个病,而是通过患者的症侯来推判其五脏六腑的各类环境,在五行哲学指点下,五脏主治,应季辨证施治。咱们古传西医呢,则爽性连症状也懒得去阐发与果断,而是糊糊涂涂的间接“感知”人体这台“生物机械”出了啥问题——当然,这种间接感知的诊病威力,是医家秘传的一种诊病工夫,没颠末古传西医的传承锻炼的,仍是得老诚恳实依照四诊八纲的保守途径来诊断。但在打新冠疫苗这个问题上,实在也不必做太多庞大的诊断——终究对付人体这台生物机械来说,从体外打进体内的疫苗,用西医的“行话”来说,相当于是人体“自动”招惹了一股“外邪”的入侵。“外邪入侵”四个字听起来彷佛很可骇,实在也没什么大不了。体内邪气足了,就能够把外邪赶走。这就是《黄帝内经》说的“邪气存内,邪不成干”。因而打了疫苗的人士也存候心(终究“心主神明”啊,心不安下来问题才大呢),疫苗想要到达的目标,实在与西医“上工治未病”的思惟是彻底分歧的!都是为了防止疾病、防止被传染嘛,只是中中医走的途径纷歧样罢了。至于哪个愈加无效愈加有害愈加合适人体与天然的纪律,则见仁见智了,我们且不会商!颟顸医要夸大的一点是:有西医,就有得医!不管是啥具体疾病,哪怕疫苗有再大的副感化,西医照样能够完治!  常关心新冠疫情的读者大概都寄望到了,跟着新冠疫苗的问世,国表里网红专家们从一起头的“疫苗接种率到达68%以上,就可构成群体免疫结果”,改口为“接种到80%以上”,再到比来改口为“接种95%”。从“一针接种”改为“两针接种”,再改为“三针接种”,最初改为“每半年补一针”。从接种疫苗“防传染”,改为“防发病”,再改口“防重症”,最初改口为“防灭亡”。而现实上防灭亡的感化,从中国大陆的抗疫经验来看,所谓防灭亡实在是来自西医药的参与。因而颟顸医很必定,对付新冠,无论是病毒自身仍是新冠疫苗副感化,都不必畏惧,归正有西医,就有得医!因而,对付不小心(或不得不)打了新冠疫苗的人来说,古传西医仍是有“悔怨药”——有解救办法的。  前阵子我在台湾的一位读者伴侣时行蜜斯,她是一位小学教员。时行教员跟我讲她因为事情上的缘由被迫打疫苗,她问我打完疫苗该怎样办才好,我给她开了个简略的中药方剂,前几天她打了疫苗之后,发了一番话到咱们的古传西医传承微信群里说:  “当地当局撒下天羅地網欲捕人民皆入疫苗彀中,我亦因為事情的緣故被迫施打。因近來家中多變故,疲於奔命,疏於練功鍛鍊,身心狀況俱差。且当地自施打以來已有六百多人倒霉猝死,各種不適後遺症更是隨處可聞,同事們亦有多人有嚴重頭痛嘔吐發燒無力的後遺症。深知疫苗之毒,卻無法抵当羅網,只好厚著臉皮向先生乞助,得先生慈悲開方,叮囑施打當天迟早服用。同事們勸我打疫苗前必然要充实歇息,養好精力體力,比較平安,也勸我隔天請假好好歇息。可是工作實在太多,前一天睡得不太夠,當天也是不断忙著處理各種工作,沒一刻得閒,隔天更是有一堆待辦事項,底子無法好好休養。隔天(第二天)忙了一成天體力活、腦力活做了一大堆,沒有午休,下战书連開三個個案會議,與同事和家長長時會談,中間發生設備有狀況,還得驰驱找資源解決,情緒、反應都一般,沒有因為打针疫苗而有任何不適。感恩先生,本人都驚訝這麼勞累了,狀況還挺好。第三天,愈加N倍的忙,從8:40開始體力活,不断到下战书5:20離開學校,只要半夜吃飯約40分鐘有坐下歇息。其餘時間都是走、站、蹲、彎腰的行動,搬、提、洗、刷、擦、溝通協調的體力活、腦力活。本人都服气,感恩先生,一切無礙。臨離校時,碰到週一同時打疫苗的同事(我們都是被逼到最後才打的人),她今天請假在家歇息,昨天關心她的狀況。她打完針後根據網路上醫生教的:多喝溫水、檸檬水、運動飲料(均衡電解質的飲料)、多歇息。自今天(週二)早上開始發燒、虛弱無力(連手都無法握住),不断燒了二十小時,昨天是因為手頭上的事情到截止時間了,不得不來事情。来日诰日若是還是無力,要再多歇息一天。她問我狀況(我和醫生商量可否不打時她在現場,她晓得我比来身體差,當天還殷殷叮囑我施打後留意事項)告訴她我很好,因事先請很厲害的老中醫幫我開藥,只吃一劑,彻底沒事,身體精力都很好,還能做良多沉重複雜的事情。把今天、昨天我在學校做過的事跟她說(炫耀康健狀態一番),她好欽佩這位中醫師,問我是哪位中醫,在哪間診所?我說他白叟家沒開診所。後來有其他同事來,話題被岔開。過幾天找機會送個香囊結緣,再跟她提老先生,願能順勢接引。這幾天依然每天都有打针疫苗後猝死或出現嚴重後遺症的新聞,沒報導的必定多的多。可憐眾生被迫或被誤導的接種,有些已經敏捷出現病症,其餘的往後的日子不晓得會有什麼疾病被創生。很感恩我們有先生守護救助。先生開的藥雖只一劑,效力弘大,并且很好喝。先生英武,古傳中醫英武。”   咱们晓得,西医最讲求辨证施治。保守西医重视辩病、辩证、辩体质,还要因人、因时、因地施治。有时即便是统一种病,若是患者体质分歧,病机分歧,就要同病异治;有时即便不是统一个病种,但体质相类同,病机不异,就可异病同治。这一点也是中中医的一大分歧之处!中医教诲,有一个尺度能够像流水线般出产出来,西医教诲则不克不及够。西治疗病,简略来说是“治人得的病”,以中医的专业的学问布局,在医疗实践上只能限于某个专业的层面。而西医治病,治的是人不是病!简略来说,西医治人——治抱病的人!西医在临床上既要治病,也要视乎患者环境而治心!身心并治,这使西医看起来“不太科学”,由于“治心”不免让人感觉有理性的缺失!而所谓理性的缺失,又恰好是灵性的参与和弥补!这才是西医“超科学”的处所。目前外洋疫情还风起云涌,险些看不到有消停的趋向。由于外洋没有西医参与医治新冠病人!中医以激素和抗生素为主治愈了患者,当然也是好事无量的!可是中医医治新冠患者,据不少媒体报道,或多或少城市有后遗症的。特别是激素疗法,以西医术语来讲,就是透支元,透支生命能量,如斯透支,不留后遗症才怪。  那么对付打了新冠疫苗的人士,有没有一款适合普罗公共的西医疗法呢?有!从“心”而论,要安下心来,置信本人有打疫苗总比没打疫苗多了一层庇护!哪怕真的有副感化,咱们另有老祖宗的西医保驾护航呢,怕啥!  这里奉献一个古传西医的排毒驱淤剂,适合泛博打过新冠疫苗的普罗公共“亡羊补牢”。同时颟顸医也要号令泛博还没有打疫苗的同道们,尽快接种疫苗,别躲着不打,有了这个解救的药方,打了疫苗也不怕有副感化!按照西医异病同治的准绳,分歧的人可能得分歧的“副感化”,可是这个方剂遍及适合,颟顸医就叫它做新冠疫苗的悔怨药吧!方剂如下:  上药二剂(每剂共11味药,106克),打完疫苗之后(不管打了多久,当然打完疫苗越早抓药来喝越好),都能够抓来服用。青少年药量减半即可。大师别小看了这戋戋二两多药。须知善医者罕用药,晓药者用药少。西医是仁心仁术真正治病救人的知识。药有偏性,多一克即过,少一克不达,西医是尽精微致泛博的聪慧之学。医家古训“方过十二三,此方不要沾”,这个方剂看似简略,深含医家妙理!如果在“缺医少药”的处所(好比在外洋掉队国度如瑞士没有中药)怎样办呢?出格是未成年人未便利吃中药,那就用数字取代:01110.02220.16540.03820。每天有空就念,高兴的时候开高兴心地念,悲伤的时候悲悲切切地念,生气的时候乐滋滋地念。总之,念越多越好!其实很懒不驰念或未便利念数字的人怎样办呢?好办,写在医疗胶布上,贴在右脚的脚背上就好!别的,咱们古传西医用区块链手艺开辟的医治软件——数养App,每天翻开了接入一次就好。当然,如有古传西医的春台药酒,喝两口也很好。  苍术是古来避疫方首选之药!苍术性苦温辛烈,归入脾、胃、肝三条经络。其避疫之功,是以运脾及燥湿来实现的。“入里”能象烘干机正常燥脾湿,去上中下三焦湿邪。“走外”可除留滞经络肢体之风湿。从而脾性强健精力足。化万病之源湿气。通阳气,阳气足,即邪气足,便可抵当一切疫疾。  川芎性温而香,归入肝经、胆经和心包经。自古以来有“血中气药”之称。因肝藏血,故川芎可搜肝气,补肝血,润肝燥,贫血气郁均合用,是活血行气,祛风静痛的步履派。尤善治贫血不上荣的头痛。气行血调,人体经脉便像愉快流动的江河,运行优良。川芎与擅长燥湿行气的苍术构成“药对”,气血双调,疏肝行气,活血化瘀,可治多种难治病,有“疏其血气,令其调达,而致战争”的结果。  葛根性味甘辛凉,甘能补中焦脾胃,辛味长于走窜,升举脾胃清阳之气,到达生津止渴解肌发汗的结果。风寒、风热表证均宜。川芎与葛根构成“药对”,虽均为辛窜善行之药,但葛根性偏凉,入脾胃而解“肌痹”(肌肤之麻痹)。川芎偏温,入肝胆而活血行气。恰是一内一外,解肌而温通经络之搭配。新冠惹起之头痛项紧等均可治之!  以上四味药适用,升阳解肌,活血行气,健脾祛湿,令身体的根本牢靠,避免受时疫侵袭。至于后面的生姜三片和连须葱头三个,均取“三”为离卦,属火,一为以火散寒解表除正气,且葱头另有益尿功能,让邪毒从尿中去。二为两种药都有升阳扶正之功,取阳气一升邪气具足则百病除之意。  荆芥穗10g、青防风10g、北柴胡10g、信前胡10g、西羌活10g、川独活10g、川芎10g、玉桔10g、江枳売10g、云茯苓10g、甘草10g、潞党参10g、鮮生姜10g、薄荷叶10g、生石膏45g。二剂。  以上各个方剂的煎药法:每一剂药要煎两次,第一次煎药,用四碗水,煎剩一碗(9分碗)。早饭后半小时趁热喝。第二次复渣煎药,用三碗水,煎剩一碗(8分碗,略少于上一次即第一次)。晚饭后半小时趁热喝。  最初,若是其实因为各类缘由买不到配不齐一个方剂里的中药,并且也死活不置信数字配方,更没法子用得上咱们的数养App,医家春台药酒咱们只在内部配给,另有啥法子呢?另有一个食疗方!总有一款适合您!  1)生姜和白萝卜水煎,白萝卜放进水里煎至白萝卜熟透。插手红适量——所谓适量,就是跟您本人的饮食爱好、习惯插手必然量的红——尿病人也甭担忧,古传西医以为“适量”吃点儿红尿病(“消渴症”)有协助。  中药的品种有良多种,针对分歧的病症,中药的结果也是纷歧样的。吃中药虽说能够调度身体,可是也有良多禁忌。对付吃中药不克不及吃什么生果的问题,必然留意远离含量生果,避免影响药性。...[细致]   此刻刮痧美容在咱们的糊口中越来越风行了,不外良多伴侣由于对刮痧不而不敢去测验考试,由于刮痧之后是会呈现一些难看的踪迹的,若是把这些踪迹转移到面部,别说是美容了,几乎就是毁容,实在大师如许想长短常错误的,面部刮痧是拥有必然的技巧的,那么面部刮痧后...[细致]   艾灸是中国保守灸法的一种,是针灸中的一种灸法,次要方式是用艾叶制成的艾条或者艾柱点燃后在人体响应的穴位以及经络进行熏烤,从而到达防治有关疾病的感化,这种疗法不只能够治病,还能起到保健感化,因而此刻普遍用于一样平常糊口中,那么糊口中艾灸之后能够洗...[细致]   艾灸是用艾叶艾草制造成的艾条,是西医针灸中的一种灸法,用点着的艾条熏烤咱们人体的穴位,以此到达保健摄生的结果,艾灸有良多益处和功能,可是咱们在做艾灸的时候也有良多禁忌,昨天咱们来说一下艾灸有什么益处和功能,另有什么禁忌。...[细致]   颈椎间盘凸起正常是指颈椎间盘凸起症,能够通过针灸、按摩缓解症状,但也必要按照颈椎间盘凸起的部位、凸起的标的目的,以及凸起的水平果断。别的,能否能够采纳针灸、按摩的方式,还必要按照大夫提议进行取舍。...[细致]   跟着当代糊口节拍的加速,人们对摄生的关心过活益提拔。近日,汉宁堂凭仗其金胆质量熊胆粉,顺利引领新贵摄生新风潮,成为市场上一股不成轻忽的摄生新权势。汉宁堂金胆质量熊胆粉,源自自然珍稀药材,颠末严酷筛选与精细加工,保存了熊胆的原始精髓。其奇特的...[细致]   拔罐作为一种保守的西医疗法,早在数千年前就已被普遍使用于中国。它通过在皮肤概况缔造负压,以吸引本地的血液和淋巴流动,从而在肚子上发生一种奇特的刺激结果。然而,拔罐能否对人体无益,对人体能否有潜在的危害,是一些人所关心的问题。下面咱们将更深切...[细致]   因为情况的极端恶化,患支气管肺炎的病人也越来越多,支气管肺炎是一种对身体康健有着庞大风险的呼吸疾病,该病尽管比力常见,但并不容易医治,良多患者担忧得了此 病会影响到寿命,于是也就发生了一系列的焦炙情感,那么,医治支气管肺炎的药都有哪些呢?我...[细致]   造血干细胞移植对患有血液性疾病以及恶性肿瘤患者来说,是福音,它通过别的一种体例耽误了患者的生命。这种手艺很是简略,并且患者若是是采纳异基因干细胞移植,是不必要一生喝药的,只需一两年就能够离开免疫制剂。在当代糊口的各类疾病中,恶性肿瘤以及血液...[细致]   药物过敏可否自愈,按照具体水平而定,轻度者易自愈,而中度或重度药物过敏很难自愈。1、轻度药物过敏轻度药物过敏者,除局部皮肤呈现过敏反映外,其他器官未遭到影响,遏制药物后,症状可逐步缓解,拥有自愈倾向。2、中度药物过敏中度药物...[细致]   食补,顾名思义,就是通过食品来补益强壮身体,调全体质。俗话说,药食同源,大部门食品象中药一样,也有其性味归经,也有必然的特殊功能,食补能够让人们消弭“忠言逆耳”的惊骇,并且便利长期,终究人人都要一日三餐。补虚有多种方式,药补和食补是最常用的...[细致]   在药物流产半月当前,照旧具有着阴道流血情况的话,就该当惹起本身的注重,由于这很有可能是由于身体被某些细菌或者是病毒传染,又或者是药物流产不彻底所惹起的。除此以外,若是在药流当前没有做好有关的照顾护士事情又或者具有着过分劳顿情况的话,也容易呈现该...[细致]   腰腿痛苦悲伤严峻影响患者一般糊口,膏药在医治腰腿痛苦悲伤方面的使用很是普遍,不外并非所有的腰腿痛苦悲伤贴膏药都管用。正常来说肌肉毁伤所形成的腰腿痛苦悲伤,能够贴膏药来缓解,推进局部血液轮回,减轻痛苦悲伤。若是是外伤、骨折或椎间盘凸起等骨组织毁伤惹起的腰腿痛苦悲伤,...[细致]   此刻很多年轻人经常饥饱无度,饭菜不成口就不怎样吃,喜好吃的工具又会暴饮暴食,并且喜好吃辛辣刺激,生冷寒凉的食品,年纪悄悄就呈现了胃病,经常胃痛,胃胀,反酸等,此时没关系服用一些中药对胃部进行调度,那么,吃什么药养胃结果好呢?一、白术很多中...[细致]
标签:

5H跟帖

猜你喜欢

网站简介|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产品| 法务| 地图 | PPT模板爱好网 | 10方健康网 Copyright © 2018 - 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十方健康网版权所有鲁ICP备20017431号-1
提示:本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本网站敬告网民:身体若有不适,请及时到医院就诊。技术支持: 十方健康网 鲁ICP备20017431号-1